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到理发店数人头

发布日期:2021-12-04 12:37   来源:未知   阅读:

  尽管是身家过亿的温州“民企二代”,但邹延(化名)几乎每个月都到一家地处城乡结合部、收费低廉的理发店理发。他希望能从理发店的生意看出制造业的日子究竟好不好过。

  去年12月上旬,邹延又来到这家理发店。寒暄过后,一直为邹延理发的许老板开始抱怨生意难做。还没到腊月,顾客就少了一大半。如果再过一个星期还是这幅光景,许老板也打算提前回家过年了。邹延一听,心就凉了半截。小工厂的日子不好过,来年的生意肯定难做。

  原来,这家理发店紧邻温州某工业园区,周围分布着大批工厂。由于价格公道,这家理发店一半以上的客源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去年底,由于工厂订单不足,园区里不少规模较小的工厂选择提前放假。

  “为有一搭、没一搭的订单养几十名工人、开几个车间,会亏很多,还不如提前放假省心。但这样提前一放,年后再开起来的希望就很小了。”邹延说。

  邹延的父亲靠开皮鞋厂发家。前几年,总有些工人因为车票买不到或多挣加班费而过年不回家。除夕晚上,他会和父母陪这些工人一起吃饭。然而,最近一两年,这个现象没有了,今年更是如此。活少,老板不愿意留,工人早早就回家了。

  如今,皮鞋厂仍完全由邹延的父亲打理,邹延则在去年初投资控股了一家面包店,还开了几家直营连锁店。从郊区理发归来后,邹延料定皮鞋厂今年开春后的生意肯定不能指望,面包店才是发展重点。他决定,除了发展直营连锁店外,还要招募加盟店。

  今年1月,总有好些朋友找邹延谈加盟的事,手机都快被打爆了,企业主加盟面包店的热情超出预期。

  正如邹延预料的那样,正月初十都过去了,那家理发店紧邻的工业园区还是工人寥寥。邹延的父亲也表示,初八按时到自己皮鞋厂上班的工人不多。有的工厂招工的底薪都开到2500元了,仍然是应者寥寥。邹延面包店的情况则好很多。因为所需人手不多,待遇又不错,正月初五就开门营业了。去年不到一年,面包店的营业额增长了65%。

  看着现在还空荡荡的工厂,邹延明白了为什么原来开厂子的企业家热衷于转型做餐饮服务业。低端制造业已经很难赚钱,房地产行情也不见起色,这时就显出餐饮服务业的好处了:本金和人工都不多,接触终端客户,做现金生意,还能抵抗周期波动。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春节后温州中小企业的开工情况不理想。往年都是大年初六开工,今年很多企业主表示过了正月十五再说,一些小微企业甚至很难再开门。

  温州不是个案,在有“世界袜都”之称的浙江省诸暨市大唐镇,春节后制袜企业的员工到位率不足40%。不仅长三角、珠三角、京津等地区的劳动力市场回暖缓慢,就连四川、江西、湖南等劳动力输出省份也出现了用工短缺的情况。

  这种情况也从宏观数据上得到了印证。今年1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5%,比上月回升0.2个百分点。分区域看,中、西部高于50%,东部低于50%。从产品类型看,生活消费品类企业高于50%,但原材料与能源、中间品和生产用制成品类企业低于50%。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认为,任何国家只要经济下滑或采取紧缩政策,中小企业都是首先感觉到的,而如果出现危机,那么中小企业将大批倒闭。现在的困难实际上和大家的预期扭转有关,大家感觉前景不太确定,这时就比较胶着。前景不明朗,中小企业不太敢投资,不做扩张,对很多订单犹犹豫豫,这样又会使经济增速有所下滑。

  邹延表示,他还准备投资一家量贩式KTV。目前,温州高档消费的娱乐场所即使价格打五折也没人去,但中低端娱乐业受到的影响不大。“我还会力促我爸参股村镇银行之类的金融机构,再搞制造业估计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