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容 >

以史為鑒以史明志!一起追溯蕰藻浜背后的紅色記憶

发布日期:2021-12-04 00:21   来源:未知   阅读:

  1960年,上海海燕電影制片廠拍攝的影片《51號兵站》中,“小老大”在日寇的魔掌下為新四軍採辦、運輸軍需物資的故事家喻戶曉。2005年,中央電視台更根據故事情節,拍攝成了26集電視連續劇。“小老大”英俊、瀟洒、機智、勇敢的藝術形象,曾感動了許許多多的觀眾。

  “小老大”的原型,應該是電影文學劇本《51號兵站》編劇之一的張渭清。當年,他是新四軍一師后勤部的軍需科長,奉粟裕司令之命來上海開展新四軍軍需物資採辦運輸工作。吳淞曾經是他戰斗過的地方,劇中的不少情節都是他親身經歷過的。

  1980年,張渭清、方意清夫婦(左一、二)在北京與張愛萍、李又蘭夫婦(左三、四)合影

  1943年,張渭清奉新四軍領導粟裕命令,到上海建立秘密兵站,選址吳淞鎮“寶豐魚行”作為地下兵站,以魚行“小老大”身份開展工作,並讓新四軍派遣的骨干分子以“幫工”身份陸續進入寶豐魚行。從1943年至1945年,他和戰友們歷盡艱險、機智勇敢地將敵人嚴禁購買和外送的物資從日偽軍封鎖的上海運往蘇中抗日根據地。這些物資包括制造迫擊炮的無縫鋼管、生鐵管,甚至車床、沖床、收發報機、印刷器材、藥品等。同時,還從上海先后招收14名技術工人到蘇中軍區兵工廠工作,起到了骨干作用。

  1945年2月22日,時任新四軍吳淞情報組上級領導的王征明在日記中寫下了“請盟機轟炸”五個字。當時,美軍有一個觀察組駐扎在延安,由於上報的軍事情報及時准確,美軍B-29型飛機在吳淞投彈擊中了日軍的多個軍事據點,大減敵威,也極大地提升了淪陷區人民的勝利信心。而這些情報的背后,是一群被后人稱為“江岸哨兵”的熱血青年。

  新四軍吳淞情報組組長徐國璋書寫的一份征詢意見手稿。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館藏

  1941年初,新四軍第六師師部偵查科科長王征明在蘇南抗日根據地打游擊的時候染上了惡性瘧疾,在上級的安排下,王征明秘密來到上海治病。一天,他收到了一份密信,信是用米湯水寫在桑皮紙上的,隻需棉花沾碘酒往紙上一擦,就能顯出字來。信的內容是要求調查上海的日軍部署情況,如日軍的兵力兵種、武器裝備、彈藥儲存、海陸空軍港碼頭設施等約10條。看著密信,王征明的腦海中隻有兩個字:“吳淞”。

  那麼,情報工作如何展開呢?通過新四軍6師軍醫張賢和護士朱萍,王征明結識了在吳淞地區行醫的醫生徐國璋。徐國璋是寶山大場鄉人,彼時的他朝氣蓬勃,思想進步,有著強烈的愛國熱情。經嚴格考察,王征明將徐國璋發展為新四軍第六師偵查科直屬吳淞地區軍事情報人員,他的任務是:每天收集日寇軍艦進出吳淞口的情況,了解日軍在寶山等地的兵營、番號、人數、武器裝備、軍用機場、軍用倉庫、軍用碼頭等情況,用米湯水秘密書寫后保存在藥品盒內交接。

  徐國璋隨即投入工作,他需要為自己物色可靠的戰友,於是就利用門診暗中考察。1941年夏天,徐國璋在門診時認識了聰明好學的女青年黃眷瀾,當時她隻有16歲。黃眷瀾的家在吳淞外馬路101號,這棟簡陋的小樓正對著黃浦江吳淞口,打開窗戶,一眼就能看清江面上日寇軍艦的一舉一動,而日本憲兵隊就駐扎在距離小樓50米的對面,這確實是一個再理想不過的“哨所”了!

  1941年底,徐國璋發展黃眷瀾參加情報工作。當時,他交給黃眷瀾一架望遠鏡和一塊挂表,要求她嚴密監視江面上的日軍艦艇動態,把艦艇的特定符號、進出時間、顏色、煙囪大小、吃水噸位以及對面日本憲兵隊的操練情況、兵營進出人員等情況用特定方法記錄下來。所有的情報收集都隻能用肉眼看,用暗號記,絕對不能拍照,不能留下任何証據,不管遇到什麼情況和困難,都要堅守這一陣地。

  徐國璋在外馬路101號等處建立觀察哨,后又開設了“一德大藥房”,作為掩護情報聯絡的秘密據點,並積極開展搜集日偽軍情報,得到上級部門的表揚。1945年12月31日,徐國璋因過度操勞,在吳淞病逝。1950年上海市人民政府追認徐國璋為烈士。

  幾十年的時間過去了,新四軍吳淞情報組這支黨領導下的“江岸哨兵”的事跡仍在不斷激勵著人們繼續奮斗、前進。

  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上海工人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先后舉行三次武裝起義,吳淞工人積極參加罷工和起義。

  1926年10月16日,中共上海區委決定舉行上海工人武裝起義。21日傍晚,吳淞機廠工人在滬寧、淞滬線開展破路行動,使滬寧鐵路斷絕行車三天。23日,上海工人舉行第一次武裝起義。吳淞地區各工廠全部舉行罷工。同濟大學、中國公學等院校學生也罷課聲援。

  圖為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時,吳淞鐵路工人推翻機車,阻止增援上海的軍閥部隊。

  1927年2月21日,中共上海區委決定舉行第二次武裝起義。起義開始后,吳淞工人在中共吳淞獨立支部領導下,紛紛由罷工轉向武裝起義。

  1927年3月21日,全市80萬工人舉行總罷工。在中共中央軍委書記、上海工人武裝起義總指揮周恩來的領導下,舉行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在僅半天的戰斗中,吳淞起義工人就佔領了吳淞和寶山縣城,獲得了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