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科技前沿 >

【汽车人】重构“造车”底层逻辑_汽车频道_东方资讯

2020-08-13 01:31      点击次数:

时代发展不能依赖对过去成绩的留恋,而是在此基础上的锐意创新。中国以坚定的姿态扩大开放,向全球资本敞开合作的大门,中国汽车开始翻开新的篇章。 文/《汽车人》管宏业 从新能源车到商用车,直至完全放开乘用车,6年时间里,中国汽车所经历的不仅是合资股

时代发展不能依赖对过去成绩的留恋,而是在此基础上的锐意创新。中国以坚定的姿态扩大开放,向全球资本敞开合作的大门,中国汽车开始翻开新的篇章。

文/《汽车人》管宏业

从新能源车到商用车,直至完全放开乘用车,6年时间里,中国汽车所经历的不仅是合资股比之变,更刷新了过去40年里的合作模式、运作方式与合资初衷,从底层逻辑上重新诠释了深刻变革中的对外开放。

某种程度上,自本世纪初以来的中国汽车发展史,实际上就是一部洋为中用、西学东渐的合资合作史。也正是在“耐住寂寞20年”的过程中,通过市场换技术、时间换空间,中国汽车市场壮大了起来,出现了若干家年销售超过或接近百万辆的中国品牌。

虽然车业完全放开是按照2018、2020、2022三个时间段为节点有序放开,但潜移默化的变化来得更猛烈一些。当政策大门逐渐打开与汽车业“百年未有之变革”叠加在一起,过去延续了40年的合资合作模式也亟待焕新。

价值链条此消彼长

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全球贸易体系被新冠疫情冲击得七零八落,以至于上半年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除了控制住疫情的中国之外,从北美到西欧,全球汽车产量几近为零。这颠覆了人们此前对全球产业链的认知。

根据日内瓦国际关系学院报告,国际生产体系由亚洲、北美和欧洲三大块构成。人们此前所认为的全球价值链,其实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覆盖全球,而是“地区价值链”。但由于意识形态纷争、地缘政治动荡,后疫情时代,全球价值链正由之前的“地理近邻性”网络转向“制度近似性”网络发展。也就是说,随着信息通信服务和物流系统的发展,供应链今后将更多呈现地理特征。

在国际生产分工如此发达的今天,难以想像会出现供应链全面断裂的局面。不得不承认的是,疫情带来混乱,使人们意识到将生产功能集中到一个国家和地区的风险。对企业而言,拓宽采购渠道成为当务之急,理想中这也有利于全球价值链进一步扩大地理范围和实现多样化。

Power by DedeCms